大发代理申请指南-旅游新闻网
点击关闭
您现在的位置新兴县新闻首页>>科技新闻>>正文

口罩检员-刘佳的护目镜就起了水雾

平山3.0级地震

防護服、防護手套、護目鏡、口罩,26歲的女孩、瀋陽局鐵嶺火車站的安檢手檢員劉佳和她的小夥伴們每天穿好后,再互相整理一下,就準時來到車站手檢區開始為旅客服務。

每天接觸這麼多人,害怕不害怕被病毒感染?當記者問起劉佳時,她說:「剛開始確實很害怕,但工作總得有人做呀,爸媽也很擔心,出門前都千叮嚀萬囑咐的,我都告訴他們沒有事,我會防護好的,回家也盡量聊些輕鬆的話題,不讓他們為我擔心。」

到了休班時間,她第一個動作就是趕緊把口罩摘下來,好好吸了幾口氣,然後喝上一大杯水。「白班還好一點,到了晚上才是最難熬的,再困也不敢放鬆打盹。」

「這身衣服特別不透氣,穿一會兒就會全身出汗,口乾舌燥也不敢喝水,就怕上廁所。」劉佳說。上崗不久,劉佳的護目鏡就起了水霧,「戴口罩一呼氣,護目鏡就會起水霧,吸氣時水霧才能減弱點,工作時會感到呼吸困難,就像缺氧一樣。」

十幾天下來,劉佳的臉上出現了一些小紅疹,「這應該是我們『全副武裝』引起的,防護服穿一會兒身上和頭髮就會黏黏的,就當是健身減肥了。」性格開朗的劉佳笑着說。

安檢手檢員是鐵路部門接觸旅客最頻繁的崗位。為了防控疫情,大家都盡量減少與陌生人的接觸。可安檢員不行,為了旅客安全,他們必須主動與旅客「親密接觸」,稍有疑惑還得「刨根問底」。

疫情之前,她們每隔一小時輪崗休息一會兒,大家可以喝口水、去趟洗手間。穿上防護服后,工作強度大了,休息時也只能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一會,身上的裝備不能脫,也不能喝水上廁所。

劉佳對旅客進行安檢 本報記者 郝曉明攝

特殊時期,劉佳和她的小夥伴們絲毫不敢含糊。她們手持安檢儀,在旅客的雙臂、雙肩、腋下、腰間、後背、雙腿依次檢查,有些部位還要結合手摸。每檢查一名旅客,她們都需要彎腰、起身、問話,看似簡單的工作,每次當班都要重複上千次,平均每小時都得起身近百次,普通人不到10分鐘就會感到腰酸背痛,而這些90后的小姑娘,每天都要堅持8個小時甚至更長時間。

像許多愛美的女孩一樣,脫下防護服的她時不時地照下鏡子,整理整理頭髮,看着臉上的紅疹子,自言自語地說:「早點好吧,疫情快點過去吧……」

今日关键词:韩国11名军人确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