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栋楼的住户以及12名物管人员都被转移到隔离地点-阳逻新闻
点击关闭
您现在的位置新兴县新闻首页>>综合新闻>>正文

小区业主-整栋楼的住户以及12名物管人员都被转移到隔离地点

皇马不敌莱万特

因為環境能超過這裏的度假村真不好找 。

2003年3月,北京市朝陽醫院收治了一位六十歲左右的老太太。表情痛苦,憋氣、高燒。大夫們給她照了CT,肺部全白了,但老太太說自己從來沒接觸過非典病人。

2月3號中午,天悅業主群里發佈了疾控中心的通知,大家終於知道自己有鄰居是感染者。幾個小時后,18棟與17棟被實施封閉式管理,兩棟200多住戶要被禁足14天。

鳳凰衛視拍攝的《非典十年祭》中曾經記錄了一個悲傷的故事:

在網上,余某一家備受指責。大家問的最多的一句話是:

1月23號,農曆臘月29,天悅小區18棟02單元1502的業主余某的太太閔某,開車帶父母從湖北回廣州過年。

這些業主沒想到的是,讓他們陷入這種境地的,是自己的鄰居。

後來,所有朝陽醫院當天值班的醫生護士全部被隔離,左冬晶因此被感染,治愈后留下股骨頭壞死的後遺症。

有小區業主說,住進這裏就沒去度假村呆過:

天悅小區三面分別被琶洲塔公園、濱江公園和濕地公園包圍,主力戶型全部在250平以上。現在的市場價,每平米接近9萬元。

很快,這則通知又擴大了範圍:

很多業主都知道,江悅酒店是「星夢郵輪—世界夢號」密切接觸集中觀察的酒店,而那艘船搭載過11名新冠肺炎感染者。他們很擔心,去了那裡是不是更不安全。

他們和轉移人員對峙,有業主提出,隔離可以,把洲際酒店拿出來。

照顧她的年輕護士左冬晶,問過老人不下五次:

轉移的時間是當晚9點,轉移地點是濱江西路的江悅酒店。如不配合,警察會破門強制帶走。

當時,中國疾控中心制定了三條判定非典的標準,發燒、肺部陰影和流行病史。老太太不符合最後一條:她的家人說老太太從不出家門,買菜都是兒女給買。

更慘的是,18棟25層的一對夫妻,和27層的住戶被確診為新冠肺炎。

之後幾天,這家人在小區里到處走動,恍若無事。

那天下午,小區物業管家在業主群里發佈了兩則衛健部門的通知。第一次說,因發現6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,要送18棟02單元的57名業主去集中隔離。

均呈陽性。但是,在街道和物業人員上門排查時,余某和家人刻意隱瞞了從湖北回來的事,也沒有提及一家人被確診的事實,還拒絕工作人員為其兒子測試體溫。

事實證明,天悅小區這樣的江景豪宅、兩梯一戶的格局、100米樓距,都抵不住瞞報帶來的災難性後果,這是疫情防控的最大風險。

在疫情面前,沒有人可以討價還價。因為這件事,8名黨員幹部被問責。今天,廣州出了政策,要求湖北新抵廣州的人員,一律集中隔離。

業主們向轉運人員喊話,語氣中帶着疲憊和央求:

最終,他和家人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結果是:

事實上,閔某那會兒已經有咳嗽和發燒的新冠肺炎疑似癥狀。回到廣州四天後,余先生帶着家人連續多天去醫院就診。

廣東省的專家們認為,6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來自同一棟樓、同一戶型,可能與排污管或氣溶膠有關。

有沒有接觸過非典病人?老人始終否認。醫生和護士於是產生了錯誤判斷,老太太未患非典。直到老人病情加重,她才承認,丈夫就是因感染非典在武警醫院去世,而一直照顧丈夫的人就是她。

2月11號,廣州市海珠區琶洲天悅小區的業主們度過了難眠的一晚。

我們自己已經隔離超過十天了。

為什麼要瞞報?2月11日那天,業主們和疾控人員對峙到半夜,整棟樓的住戶以及12名物管人員都被轉移到隔離地點。

洲際酒店在保利天悅東面500多米,穿上人字拖再騎上單車,三分鐘就到了。而且,洲際酒店還提供安心防疫隔離套餐:

左冬晶得知自己可能成為一個殘疾人後,她非常絕望。她還年輕:

生活才剛剛開始。很多悲劇,其實是可以避免的。

18棟所有單元的業主都要被隔離。

本文轉載自公眾號:「壹地產」

作為小區內最先感染的病例,如果余先生一家開始就接受隔離治療,兩戶鄰居的不幸是可以避免的。

7天9000元,14天16000元。

今日关键词:新型冠状病毒